-散打名将陈诚「人物全国散打冠军陈诚十年习武路我的荣耀和遗憾」

散打名将陈诚「人物全国散打冠军陈诚十年习武路我的荣耀和遗憾」

1998年,陈诚出生在湖南,和笔者同龄。虽然年仅23岁,陈诚却有十年以上的习武经历。作为中国散打轻量级的一员骁将,陈诚代表福建省散打队获得了许多荣誉:

2016年,全国青少年武术散打锦标赛65公斤级冠军;

2018年,第三届全国武术大会散打70公斤级冠军;

2019年,全国武术散打冠军赛70公斤级亚军……

在生活里,陈诚是一位“文艺青年”,喜欢旅游,喜欢吃火锅,爱听民谣音乐。

陈诚(左)

记者:您是如何走上习武这条路的?

和所有男孩子一样,我在小时候就非常酷爱武侠电影,喜欢刀枪棍棒这类“打打杀杀”的东西。

武侠电影中,英雄侠客飞天遁地的武功和独步天下的英雄气概,深深地吸引了我。慢慢的,我心底里燃起了“武侠梦”。我想习武,渴望成为武侠小说中的人物。我把自己的想法和父亲去交流。父亲看我无心学业,却对习武感兴趣,也只好同意了。在进入武校的前几天,我一直很兴奋,兴奋得难以入眠。

2010年进入武校,我刚满12岁。我想象着,自己终于可以像电影里那样行侠仗义、无所不能。

比赛中的陈诚

记者:有没有自己的偶像?

来到体校后,我才知道没有“飞天遁地”的功夫。

但是,我在当时接触到了“中国武术散打王争霸赛”和许多散打锦标赛的比赛录像。我当时的偶像就是自己未来的教练——“轻骑剑”刘献伟。我渴望能像他一样征战擂台。

缘分天注定,我完全没想到与刘献伟教练会有一段师徒情谊。

记者:武术散打的最初印象怎么样?

第一次接触武术散打既新奇又有趣。我没想到,经过专业的指导和苦练之后,自己的拳腿能迸发出这么强大的力量。

尽管已经做好了吃苦的准备,但确实没想到我遇到的苦难远超我的想象,最初的新奇感觉也烟消云散了。

来到东方文武学校不久后,我每天都哭着给爸爸打电话。武校的伙食并不对我的胃口,在实战训练中,经常被打得鼻青脸肿。又饿又累又苦,我心中满是委屈。路是自己选的,再苦也要走下去。熬过了最初的辛苦,我慢慢学会了适应。之后,我甚至开始喜欢起这种生活。

武术散打的淘汰率还是很高的。许多人都吃不了这种苦。我刚入队的时候,师兄弟们有30多个人,能够一直坚持到现在的,却只有我一个。

记者:如何进入福建省散打队?

2012年,福建武术散打队教练组在全国选材。看到自己的偶像来到长沙,我内心很激动,就报名参加了试训。和我同行的有三个人,最后因为各种原因,只有我一个人留了下来。我想应该是我的态度打动了刘献伟、赵小瑞和张庆军教练。

2012年,我成功进入到福建省散打队。

记者:印象最深的一次比赛?

2011年,我第一次参加长沙市散打锦标赛,打48公斤级。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市级别的正式大赛。

赛前我的准备比较充分。但在比赛前一天的训练中,意外发生了。我不慎摔倒,手肘砸在了地上。当时确实很疼,简直是彻夜难眠。在比赛之后,检查才发现,有块骨头碎了。教练得知情况后,希望我以身体为重,毕竟以后还有机会。但是,我确实想在“大赛”中证明自己,不想就此放弃。

坚持着打完两场比赛,第三场实在顶不住了。去医院做CT检查,才发现骨头已经碎了。很幸运,经过手术,我的伤势恢复得很好。

许多年之后,回忆这段经历。我觉得,也许就是这种坚持不懈的精神,一直支撑着我的散打梦。

陈诚(蓝方)在比赛中

记者:专业比赛和职业赛事的经历如何?

武术散打专业赛事和职业(商业)赛事,最明显的区别的就是规则。

武术散打专业赛事是加分制,运动员可以根据自己的技术特点来打点和抢分,护具也能有效减轻防守压力;职业(商业)赛事是减分制,追求进攻和重击,比赛中只保留护齿、护裆、拳套等护具,对抗性很强,许多高手有一招不慎被KO的经历。这两种比赛,对运动员技战术的转变是种极大的考验。

我的技术方法是“以智取胜”。我的比赛风格不固定,比较灵活多变。在比赛中,我喜欢动脑子去阅读比赛和判断对手,喜欢抓有效机会,利用对手“收拳”“出腿”“迟疑”的瞬间,抓住时间差去打击对手。

陈诚(蓝方)vs李中乾(红方)

记者:2019年散打天下总决赛,比分惜败冯杰,如何总结这场比赛?

我想最根本原因在于自己赛前功课没有做到位,对冯杰的分析还是不够。

我当时只想一味猛攻、拿下比赛,比赛中也没有及时地按需要调整战术,被冯师哥摔了好几个跟头。总结下来,对于场面的节奏把控还是不好,容易受到场上突发变化的影响,在比赛中总是显得比较被动。

陈诚(蓝方)vs冯杰(红方)

如果我能参加中国武术散打王争霸赛的话,我希望能再跟冯师哥进行一场较量。“华山虽高,顶有过路。”只有跟击败过自己的高手过招,只有想办法去面对曾经的失败,才能有所进步。

记者:有没有一些遗憾?

我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代表中国队比赛。

我一直很希望能为国家出力,去参加国际大赛,但由于种种原因,始终错过。我希望在未来能够有机会实现,不管以何种身份。为国征战、为国增光,是我一直以来的目标和理想。

陈诚(右二)

记者:退役之后有何打算?

我已经在今年10月申请退役。退役后,我准备回自己的家乡长沙发展。

目前已经有计划,我会进入高校当一名武术散打老师。我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在研究散打教学的各项事宜,希望能在“传承武术散打”这个项目上尽自己的一份力。

平日里,我也会保持训练,争取把握机会,有朝一日实现自己的梦想,弥补自己的遗憾。

记者:本次全运会上,福建散打队表现出色,尤其是年轻小将们。

我第一感觉就是“后生可畏”!

他们有着积极向上的心态,有着永远用不完、敢拼敢打的劲。只要他们保持认真刻苦的训练,在未来,一定能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福建武术散打队的成功,离不开刘献伟、张庆军和赵小瑞教练的辛勤付出。教练们对于散打有着独到的见解,在日常生活和训练中有着严格的管理和纪律。

福建散打队培养了我们的自律性和吃苦耐劳的精神。这是我们队持续发展的保障。

本文系作者投稿,不代表散打王官方观点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作者:唐玙璠

责任编辑:十三易

散打天下王文忠将战满建刚 谁是真正KO之王

满建刚与王文忠分别来自武警散打队与解放军散打队,同是军人的他们比赛风格也硬朗无比,而且又身处90KG这个“巨人级别”,具有极为恐怖的杀伤力。在淘汰赛中,满建刚仅用一个回合就以转身后摆腿将对手杨站重创KO,强势晋级。王文忠也是在淘汰赛中以同样的技术将邓志镇KO,这也是“散打天下”开赛以来最华丽的两次KO。体型庞大的他们能精准的做出如此高难度动作,也说明了他们过硬的身体与心理素质。

人物|浙江散打新星邹佳贝,怀揣武侠梦剑指全运会

说到浙江散打,大家总能想到“人才济济”这个成语。当年散打王75公斤级四大天王(南郑北苑东柳西高)之一的郑裕蒿就是来自浙江散打队。除郑裕蒿外,48公斤级世界冠军石旭飞、王永杰都出自浙江省。

诚然,在尤帮孟教练的带领下,这两年浙江散打队更是进步神速,接连出现了戴周来、陈鸿儒、邹佳贝等众多散打新贵。这次,笔者就有幸来到了浙江省散打队进行考察,并和该队队员邹佳贝进行了一系列的访谈与交流。

联系到邹佳贝时,刚刚完成训练的他大汗淋漓,但他并没有因此表现出烦躁与疲惫。他热情地请笔者坐下,开始侃侃而谈自己的散打故事。

邹佳贝出生于1994年。与其他有着“武术梦”的散打运动员不同,邹佳贝的 体育 之路是从田径项目开始的。在邹佳贝还很小的时候,喜爱跑跳的他就展现出了一定的 体育 天赋。考虑到孩子的未来发展,他的父母于2004年将他送去了宁波市体校学习田径。彼时,年幼的邹佳贝开始了他的“ 体育 生涯”,他在田径队一待就是三年, 而这三年的田径 体育 训练也培养了他优秀的体能和吃苦耐劳的精神。

“田径队的训练是很苦的,有时候跑得脚底都是水泡,但正是适应了长期艰苦的训练,为我后面转行散打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时间来到2007年,在一次机缘巧合下,他的启蒙教练徐敬旗来他们学校招生。所谓“伯乐能识千里马”,他因为优秀的身体素质被教练相中。从此,他开始了武术散打生涯。而此刻,武侠梦也在他心里悄悄地埋下了种子。

进入体校后的生活可谓是艰苦而充实,他每天鸡鸣而起,四点一线:训练馆、文化课教室、食堂和寝室。这些日子过得平凡而不平淡,他每天都朝着自己的目标努力奋斗,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在武术散打领域有所成就。

随着时间的推移,散打训练开始由基础训练进入实战阶段。当采访涉及到此处经历时,邹佳贝欣然一笑,似乎心境又回到了当时“书生意气”的时代。他向笔者表示, 他至今还记得第一次正式接触散打实战的那种自豪感与满足感。

“虽然我那时候技术不精,但实战训练让我激动许久。我迫不及待地想上去大显身手。”

在一次实战训练中,他被师兄打出了鼻血,本可以下场稍事休息的他,随手擦了擦血就继续上台和师兄对垒,一直到三分钟的比赛时间全部结束。下场后,徐老师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你赢了!好小子!有胆识!”

2010年,浙江省散打队来到宁波市队进行互相交流学习。作为比较有潜力的市级运动员,他很快就被省队的尤帮孟教练看中。 也是在2010年,邹佳贝正式进入浙江省散打队。 古语云,“机会都是给有准备的人的”。不得不说,他平时的努力训练在此刻得到了回报。

给主力队员做陪练是每一位散打运动员必经之路。邹佳贝告诉笔者,不管在市队还是在省队,他并不反感当陪练的日子。他反而很感激有这样一个机会。因为在那段日子里,他可以向师兄们潜心学习,他也在不断地学习中进步飞快。

“当陪练的日子还是记忆犹新的,我在被打中去学会如何更巧妙地闪躲和还击。那时我心里总想着,等我变强就好了,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近几年,在教练的严格要求和队员们的团结一致下,浙江省散打队取得了不错的成就。在队内发展良好的背景下,邹佳贝也屡获良机。“功夫不负有心人”,在2018年全国武术散打冠军赛上,邹佳贝拿到了70公斤级的冠军。

“那时候真的很激动,也很想感想那些帮助过我的人”。

在商业搏击擂台上,浙江队有着光荣的传统。“玉面小达摩”郑裕蒿、“钱塘刀”徐延飞等都曾取得过辉煌的成绩。作为国内70公斤级的佼佼者,邹佳贝也曾征战散打天下、中国真功夫、昆仑决等众多知名商业赛事。

但邹佳贝在商业赛事中的表现可谓“喜忧参半”。在2017年,在商业比赛中“初出茅庐”的他被同是来自北体大的散打系选手苗陈雷用膝法KO。尽管吞下失败的苦果叫人不悦,但邹佳贝还是认真总结了经验教训, 针对新规则苦练技术,期待着可以卷土重来。

在2018散打天下70公斤级的一次比赛中,他击败了曾获得2018年全国武术散打冠军赛第三名的宫超,拿到了比赛的积分。在比赛中,他也屡屡展现了自己快速有力的腿法,赢得了在场观众的连连称赞。但令人惋惜的是,他在决赛时败给了当时势头正盛的湖北队小将李昭阳,从而错失冠军。

对于自己在商业赛事的表现,邹佳贝用“尝试和学习”这两个词语来总结。自己参加商业赛事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希望可以和更多不同风格的高手切磋,学习各种比赛经验,不断完善自身的技术。

至于胜负,他觉得能赢最好,输了就继续努力,也不会气馁。 最重要的是,他希望能够一次次地去超越曾经的自己。

“想去尝试一下新鲜的事物。从比赛规则到技战术,体制内的比赛和商业赛有很大的不同,比如在不带护具的情况下,对于运动员防守战术的运用就变得更加尤为重要。总之,积极学习新的擂台经验的感觉很棒。”

谈及中国武术散打王争霸赛,邹佳贝表示:“如果散打王赛事重启,我也愿意去参加,对手无论是谁都可以,最重要的是我想要参与进去,继续学习!”

在散打生涯中,邹佳贝最想感谢的是尤帮孟教练。 有一段时间,邹佳贝的状态陷入了瓶颈期。不管日常训练还是在实战中,他都拿不出很好的状态,达不到自己的要求。要强的他开始努力调整自己。可是,操切地调整“过犹不及”,反而让他的状态变得更差了。

在一次大力量训练中,走神的他险些让杠铃片砸中了自己。这不禁让他有了退出的念头。但是正是由于尤教练的教诲和鼓励,他最终还是选择坚持了下来。在尤教练科学的指导与自己的努力下,邹佳贝慢慢地恢复了状态,继续投身于散打事业之中。

“没有尤教练的坚持,可能我早就放弃了。我和尤教练之间也并没有太多感人至深的故事, 但我们的师徒关系就像父子,平淡且真切。 此外我还感谢我的父母,以及我的队友和粉丝们,你们的鼓励是我散打生涯的最大支柱。我会继续加油,在你们的支持和鼓励下一如既往地向前冲!”

在采访的最后,邹佳贝说,自从防疫战取得阶段性的胜利后之后,他们的训练生活也逐步步入正轨,这段时间他一直在备战全运会。为了保证比赛时良好的体能和身体状态,他每天都要进行跑步训练,身体素质训练,打沙袋训练等等。所以训练和生活上都过得挺充实的。

他告诉笔者,除了打好全运会之外,他还希望能够有机会去参加国际大赛,在国际大赛上证明自己。谈到未来的规划,邹佳贝说:“我还没有想过退役,我还想继续打比赛!至少目前还没有, 我现在一心只想着先把全运会打好再说! ”

祝邹佳贝好运!

本文系作者投稿,不代表散打王官方观点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作者:唐玙璠

责任编辑:锦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